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oadtt2008的博客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日志

 
 

聊斋故事——莲花公主(转)  

2014-08-14 12:1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8月14日 四 雨



胶州人窦旭,字晓辉。有天中午睡个午睡,刚躺下,见一褐衣人在床前走来走去,像有话要说。窦旭问何事,那人开口说:“我们家主人想邀您一聚。”

窦旭问那你们家主人是谁?那人却吱唔,只说:“就在附近。”

于是两人出门,走过墙边的屋子,竟到一处开阔地方,楼阁重重,延绵数里,檩上木条似有万根。两人曲曲绕绕走了一会,像是有千家万户居住于此,但不似人世。窦旭见很多宫女走来走去,见到褐衣人都问:“窦先生来了吗?”褐衣人点头说来了。过了会,一位高官似的人出来迎接他们,态度十分恭敬。

进了房子,窦旭问:“不好意思,此前疏忽拜会,今天承蒙厚爱邀我来此,但心里有些疑问。”

那位官员说:“我们的君王是王族,世代积德。君王仰慕先生的风采,深思后想与先生一晤。”

窦旭吃了一惊,怎么还有君王,便问:“王是什么人?”

官员说:“待会您就知道了。”

这时两位宫女走来,各执一旌带窦旭走出,又进一扇门,见大殿中坐着一位君王。君王见有人来,走下台阶相迎,行礼。

礼毕,大殿里的人都入席。桌上有丰盛的菜肴。窦旭看到大殿上挂着巨匾写着:“桂府”。他稍感局促,不能流畅地说话。王说:“朕有您这样的邻居是缘分,我们喝酒吧,不要怀疑。”窦旭也只能喝酒。

一会,窦旭听到了外面传来细细的笙歌,王突然左右相顾,说:“朕出一联,大家对对,上联是,才人登桂府”,四座都在想着如何接对,窦旭说:“君子爱莲花”。王觉得非常开心,说:“奇了,莲花是公主的小名,怎么对的如此合适?难道是前世的缘分。不如请公主出来,不见见您太可惜了。”

只听环佩叮当声,又闻浓郁香味,公主出来了。她年仅十六七,是位绝世佳人。王让公主拜会窦旭,介绍说:“这是小女莲花。”拜会完,莲花公主离去。

窦旭见过公主离开,怅然若失。王举杯劝酒,他竟然没有看见。王像察觉了他的意思,说:“小女条件不佳,未找到合适的夫婿,您怎么看?”窦旭还是痴痴的。邻座的人戳了戳他,说:“王举杯您没看见,王说话您也没有听到吗?”

窦旭这才回过神来,觉得很惭愧,起身离席,说:“谢谢您盛情款待,我今天喝醉多了,有些失礼,望您谅解。”天色已不早,王似乎有些累了,窦旭告辞而出。王起身相送说:“即见君子,心情非常好,何必仓促离去?不过您既然要走,朕不强留。若不嫌烦,朕改日再邀您前来。”随后边命令宫人送窦旭出门。途中,宫人说:“王刚刚说公主尚未找到合适的夫婿,就是有意将公主嫁给您,您为何不说话?”窦旭这才顿足懊悔。每走一步都觉自己是个蠢才,懊恼地回到了家。这时他午睡醒了,一看竟到傍晚。他坐起来回想刚才发生那些,历历在目。

晚上灭了蜡烛睡觉,窦旭希望做梦可以回到白天去过的那处地方,但又未能睡着,坐起来叹气。有天晚上,他与友人同榻而眠,忽见到有宫人前来,说王又邀请您过去相会。窦旭大喜,赶紧去了。王见到窦旭,说:“知道您走后还在思慕小女,不如让她嫁给您吧。您不要嫌弃。”窦旭跪谢。王命令学士大臣陪坐饮酒。

喝了一会,有宫人上报:“公主已妆扮好了。”

突见数十位宫女簇拥公主而出,以红锦盖在头上,裙下的金莲慢慢移动。宫女们扶着公主走了上来,与窦旭交拜天地,再送到别院。一晚上洞房温情,香艳至极。窦旭说:“有您在,真叫人乐而忘死,但只怕今晚是一场梦。”公主掩口说:“君与妾都在这里,哪里是梦?”次日清晨,窦旭为公主化妆,还用手指量了量公主的脚。公主笑问:“您是颠了吗?”戴旭说:“我总因为是梦,想要看仔细一点。倘若是在做梦,那么脚一动就是胡思乱想了。”

两人调笑间,忽有宫女奔入,说:“有妖入侵,王上已躲入后殿,只怕有灾。”窦旭大惊,赶紧去见王上。王哭着拉起戴旭的手,说:“承蒙您不嫌弃,我把小女嫁给您,原先以为你们可以永远相好,却不料有妖孽自天降,只怕国家都要灭亡!”戴旭问怎么回事,王拿出一章纸给他看,上面写:“含香殿大学士臣黑翼希望王早日迁都,近来有一条千丈蟒蛇盘旋于宫外,吞食我国子民一万三千八百口。蟒蛇所过的宫殿皆成废墟。臣奋勇出外一看,确实是妖孽,它头如山丘,目似江海,昂首一口吞下房屋,直起腰则毁尽宫殿。这真是千年不见的灾难。江山社稷,祖宗庙宇,只怕危在旦夕!乞王上早日率领宫中眷侣早日迁都。”窦旭看完,面色如土。有宫人奔入说:“妖怪来了!”大殿上一片哀嚎,惨无天日。

王仓促中不知所措,只顾哭泣,对窦旭说:“小女连累先生了。”窦旭赶忙跑回去看妻子。
公主抱住侍女正在哭泣,见窦旭进来,问:“郎君要怎么安置我呢?”窦旭悲痛欲绝,说:“我家世贫贱,没有大房子,但是破屋总有几间,您愿意跟我去住吗?暂时藏起来。”公主哭说:“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去了。”窦旭扶着公主出去,不一会就到家了。公主说:“这间房子不错,比我家好很多。但是我来了,我父母怎么办呢?请您再修一幢房屋,我们举国搬来。”窦旭为难,公主大哭:“你如此无用,不能急人所急,要你干什么?!”窦旭劝慰,请她入房。公主趴在床上大哭,劝也劝不住。窦旭突然醒了,知道是梦,但耳旁的哭声却仍未断绝。

他认真听了听,只见两三只蜜蜂绕在窗边,窦旭说这真是怪事。

同榻的友人问他何事,窦旭以梦相告。友人惊讶极了,一同起来看蜜蜂。它们仍然在床边飞着,挥之不去。友人说要不给它们建个蜂巢。窦旭就请来工人,建了蜂巢。他们刚把蜂巢造好,竟有群蜂自墙外涌进,络绎如绳。

窦旭寻它们从何而来,见到邻居旧圃中有一座巨大的蜂房,似乎有些年头。窦旭把梦告诉邻家老翁,他看了看蜂房,果然空了,敲开蜂房,竟有一只大蛇盘据其中。老翁捉住蛇,把它杀了。这可能就是蜂族口中的妖怪吧。那些蜜蜂进了窦旭家,生息越来越旺盛,但窦旭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