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oadtt2008的博客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日志

 
 

失散的鲸鱼     

2008-12-24 01:21:56|  分类: 老陈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郝黎明结婚了。现在的结婚证多便宜啊,9块钱一本。他与他的妻古老的靠头照片贴在校友录里。他的妻在笑,一种体面的幸福,笑得那样贤妻良母。优良的背景体现出光明正大的正室模样。
        据说郝黎明是奉子成婚。2寸照片上的人儿笑得发自肺腑,血缘加深了幸福的光泽。
        如今,他有了固若金汤的城池,旁人就更加打扰不了了。
        他终是选择了金玉良言。


 
                  2

        恩慈喝醉了。恩慈是货真价实的喝醉了,而不是每每偷偷吐在纸巾上的详装。象鲸鱼一样的喝法,酒神苏见信也会醉吧。
        这是第三间酒吧,恩慈像流着绿色液体的水母趴在河边护栏发呆。这里是京城最著名的酒吧街,夏天更加热闹。喝酒的喝酒,调情的调情,八卦的八卦。更有游泳爱好者会在苍蓝无边的夜跳入不大的湖里来回扎猛子。郝黎明的水性出奇的好。而恩慈却莫名的惧怕水。她看见水会紧张,会发抖,会呕吐。就象害怕她和郝黎明之间变质一样的害怕。现在还是变,郝黎明还是不要她了,丢下相处8年的她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从他们出来读书的4年,再到同居的4年。8年花样百出的呵护,都是为了这份感情的长久。守侯的,诱惑的,挑战的,掠夺的,换化成亲人的情感无时不受外界的冲击。恩慈的洗涤,切割,煎炒只是为了卑微的挽留。恩慈陪着郝黎明一点点毁掉自己的美妙身材。
        骨子里,恩慈一直有种看不见的狠劲。包括对待自己。
        现在,喝醉了得恩慈对水是那样的向往。还在好的时候郝黎明常常鼓励她,每个人都是游泳健将,我们都是在子宫里畅游了九个月才出来。她站在栏杆边非常想跳下去,于是她也这样做了。荡悠悠翻过栏杆,如意跌落在柔软水的怀抱里。恩慈的鼻子被呛到了。她的头痛得快裂开了,压抑的要命。她很难过,张开嘴大口呼吸初夏里的空气,吸进来的是冰凉的湖水。身体瞬间失温,恩慈清醒的很彻底。她裂着嘴无声笑了一下,闭上眼纵容自己一心一意沉下去。

 

                  3

         恩慈将自己镶在洁白被子里,一动不动,如同活着的琥珀。
         现在病房里的床都改成一米八了。恩慈对双人床有着惊人的敏感与记忆力。现在的人真会享受,病房里都装了大大的等离子。恩慈与郝黎明家的电视一直是传统的24寸。恩慈总想换个长脸的等离子,就听郝黎明说等离子里的人集体被压成了肉饼,这样的画面使他想到KFC里的汉堡,令他的食欲荡然无存。于是恩慈放弃了。郝黎明的话就是圣旨,一直都是。
         白色就是好。一点点心事都藏不住。病人想隐瞒医生少花点钱也不可以。因为白色不会说谎。一切鄙俗的都害怕白色,包括灰尘。
         一个高个男人打破了这颗琥珀的遐想。
         原来这里不是病房,是他的家,他的卧室。他说他叫段林,是他救了恩慈。他以为恩慈只是喝醉了失足跌落水中,作为一名警察他说他不允许自己无动于衷。救上中风般的恩慈,并不忘作人工呼吸。他强调自己不是乘人之危。因为不知道恩慈的住处只好把她带回自己家。衣服是女朋友帮她换的。恩慈的衣服已经洗好,晾挂在阳台上。段林递给恩慈一个已经发了旧的红色锦囊。隐约可见当初那份艳丽的红,像储藏多年的红酒。恩慈松开绳口拿出一张已经被洗的起毛的纸片,上面的字迹因为湖水的浸泡化出了晕,却也依稀可辩“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字样。恩慈叹了口气揉好小纸片抬头看着面前的恩人。他很高,眼球和郝黎明一样是褐色,四年前的郝黎明也是这般清澈的眼神。
         恩慈说她口干,想喝水。段林转身去倒水。
         恩慈穿着肥大的男式睡衣走出门外。初夏的阳光有着少许的清冷。恩慈的思路立刻被激活。她毫不犹豫启动那辆停在门口的手动挡宝莱。只要有轮,恩慈都会开,也敢开。
         恩慈行走在每一条她不熟悉的主干道上。遇见红灯就右转,超过一辆又一辆安全行驶的车。很快,这辆白色手动挡宝莱遭到众多警察拦截,活脱一美国大片儿。
         段林同事为难的看着神定气闲恩慈。那身肥大的男式睡衣让披头散发的恩慈看起来那么滑稽可笑。

 

                 4

         段林问恩慈住哪儿。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车水胡同。”恩慈知道自己做得有点过了。一个陌生人好心救了自己。自己却穿着他的睡衣开着他的车横冲直撞,令他在自己同事面前难堪,在女友面前百口难辩,为此还落了一记反手耳光。这样的自己太像刘德华的极品粉丝杨丽鹃了。
         恩慈说请段林去簋街吃烧烤算是赔罪。段林拒绝。恩慈不下车,在自家胡同口。段林在看她,满脸杀气的看着她。段林快被眼前这个女人逼出血性来了。
         恩慈笑了。坐在驶向簋街的白色宝莱里笑得格外心怀叵测。
         恩慈想结婚了。和眼前这个愤怒的男警察结婚。恩慈觉得别人救了自己,自己必须要以身相许才叫厚道。即使被旁人叫做乘虚而入恩慈也不介意。9块钱的结婚证像奶糖一样诱惑着失恋中的恩慈,哪怕和郝黎明一样是奉子成婚也可以。
         恩慈贴着车窗看着初夏的傍晚,像相数欠缺的照片破析出浓重的空旷。


          
                  5

         簋街的烧烤,烤焦了恩慈的愿望。那个叫段林的男青年不吃不喝眯着眼睛刻薄的看着对面恩慈得体的吃相。恩慈知道这个警察不坏,他完全可以走开不理睬自己。
         恩慈又如愿喝醉了。在警察段林眼皮子底下喝醉了。喝醉了得恩慈又开始丢人显眼说起了胡话,并且醉醺醺的伸出嘴巴去索吻。段林努力想撇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是说越描越黑吗?段林只好在众人鄙视目光中扛起恩慈出门。恩慈挥拳用力敲打他的背,段林不管不顾。
         日后的恩慈才明白爱情为什么总也远离自己。她那么贪求,那么执著,也就从一开始起注定她偏离了爱的本质---爱情不是战争。
         不是说正常男女恋爱,两个月是最容易上床的吗?段林并没有和恩慈谈恋爱,但是恩慈第二天就上了段林的床。
         睡在段林家沙发上的恩慈本打算偷偷溜进男警察的房间,可是段林早已锁了房门。恩慈只好咬咬牙让自己使劲从沙发上摔下来,同时狠狠撞在茶几上发出巨大响声。段林只开门出来看了一眼就去了卫生间。再回房时恩慈没听见金属的撞击。这真是一个单纯的男青年。恩慈的心软挞挞的。
         是恩慈自己脱光了,赤裸地钻进男警察段林的被窝里,象勺子一样贴在段林陌生的背后。那夜是恩慈自郝黎明失踪到结婚以来睡得最塌实的一夜。甚至都可以听见自己均匀虚远的鼾声。
         2个月后,沈恩慈与小她两岁的警察段林花9快钱领了结婚证。

 

                 6

         有一天,沈恩慈跑来段林家说,“我怀孕了。我们结婚吧。”
         段林长久注视着眼前这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女人,笑。
         恩慈镇定看着他问,“是先结婚后生孩子,还是先生孩子后结婚?”
         离婚的日子也是沈恩慈挑得。2008年8月8日农历戊子火年,日值月破,诸事不宜。还是在海淀区民政局。与见头不见尾的结婚长队相比,沈恩慈与段林的换证怕也是很值得留恋了。
         目的达到后的沈恩慈身孕便没了。血气方刚的男警察段林始终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处心积虑到狰狞的女人,清白如纸的婚姻就此散了架。
         2008年,沈恩慈完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场蜕变。
         沈恩慈带着她极浅淡,不易被旁人察觉的兽性继续生活。

 

 


                                                                    草于2008年12月22日 晚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